我的那些小患儿

繁忙工作之余说点好玩的事。做儿科医生有一个好处就是经常会遇见很多很可爱的小朋友。时常会感慨,啊!这个小朋友好机灵啊,那个小朋友好有礼貌啊!很多2-3岁的小朋友看完病,走的时候都会和我挥手再见,偶尔还有给我飞吻道别的,好玩极了!我也经常微笑着和他们挥挥手致意一下。忙碌之余,在那一刻是很温馨的。

门诊的时候,我会观察一下小朋友的面相,起初是看一下他们的神态表情有没有病理状态,但是慢慢会和父母的长相一起观察一下。好玩的是有些小孩和他们的父母真是长得太像了,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。上周有一个3岁的男小孩,我看他天庭饱满,但是发际线很高,再看一下抱着小孩就座的年轻爸爸,基本就是一个“佛系青年”——天庭饱满,发际线超高。我乐了,这个遗传基因的威力也太强大了吧!

我还有一个发现是,有些小孩穿的衣服前面一般会有一些卡通图案,通常是小动物,比如老虎、大象、小猪什么的,还有米老鼠、小仙女之类的。然后这些卡通图案和小孩面相一比较,会发现二者之间很神似,不知道是父母按照小孩性格买的衣服呢?还是小孩被这些卡通图案给潜移默化了呢?好奇妙的事情啊!

每个来看病的小孩性格都不同,有自来熟的,有调皮的,有安静的,有抗拒的,有配合的,有执拗的,有哀怨的,有乐天的,有一进诊室就和我讨价还价的,还有一进诊室就和我提条件的,“医生我不要那个板板看喉咙”“医生我不要验血”“医生我不要挂盐水”,也有一进诊室就抢我桌上的小手电、图章、钢笔的,还有对打印机特别好奇、喜欢扯我打印机里面纸张的,还有使命踢我的、使劲扒拉我的手不让检查的,还有从头哭到尾的,有些分贝高到耳膜震痛的……

这些年我每天六七十个小孩看诊下来,基本训练到能在他哭得震天响的时候听清心率,听清他肺里到底什么情况,这点功力还是自诩的。其基本诀窍就是需要我屏气凝神,隔绝掉外界各种杂音,专注自己想听的东西,配合点灵感,一般能听个八九不离十。记得刚做儿科医生那会,听诊的时候经常会被很多杂音干扰,衣服摩擦的声音、小孩的哭声、大人的说话声、小孩喉咙里的咕咕声、我自己的心跳声等等。在短暂的小孩呼吸的声音里听清肺里病理的干湿音,没有一点经验真的是很难的,儿科临床一线干久了,这些都算是一些小乐趣吧!

■ 亦 心

字体大小       [ ]       打印本页       [ 关闭窗口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