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言医语

“麻医”

每一间手术室,都有若干名聚精会神开刀的手术医生,若干名忙得脚不沾地的护士,以及坐着一个看上去很闲的医生——这个医生通常不会站起来,不碰手术刀,更不管传递器械,他做的最多的,大概就是看看屏幕,又或者对着面前的表格写写弄弄,如果手术进行地顺利,可能整场都不会感觉到他的存在。

没错,他就是——麻醉医生!

当然,作为手术医生,我们最希望的状态就是,整场手术后写手术记录的时候,都想不起来今天的麻醉医生是谁?

■ 跌打郎中


面包

前几天手术的小哥来门诊换药,给我带了他亲手烘焙的面包。他是烘焙师,他说超市里的面包加了防腐剂,按理最好面包不要超过3天。

手术时我问他哪里人?他说安庆。我说:好,我来讲讲曾国藩是怎么在安庆打仗的……

手术结束,他说医生你再讲点吧!我说,就这么多了,这是我治疗过程的一部分,缓解一下你的紧张情绪。再讲你就要付钱了。他噗嗤一笑……

下午还有5台手术。想一想,勤奋的鸟儿有虫吃,师长朋友们,哪一个不是在努力工作呢?生活,我的定义是“人,生下来就得干活……”

■ “整形与艺术”邢书亮


戒指

上午门诊,下午4台手术!身体虽疲惫,但前辈委托不能忘!整形外科各方面都要讲究艺术。 

下午有个病人手术,戒指拿不下来!她说:结婚到现在,一直没拿下来!

我说:你被老公套住了!但手术必须取下来,需不需要打电话给你老公商量要不要取?我可不想给人家婚姻拆台……

她坚决说:不需要!请你帮我取下来,早想拿下来了,哈哈哈……

几分钟后,在护士和助手见证下,我取下戒指,包好,放到她口袋并拍照!一来我赔不起;二来我可没给她戴上……

后来想想老师说过的话:艺术一码事,临床一码事,社会学又是一码事……

■ “整形与艺术”邢书亮


尊重

周末门诊,一对外国夫妇看高血压,轻声细语地询问病情和注意事项。一位中年女士冲进来说:“我们老人躺在家里,就是来帮他配两盒高血压药而已,为什么要排那么长时间队?”后面看我们不理她,就开始在诊室很大声的打电话,一口一个垃圾医院、垃圾医生……那个外国家属见状,赶紧去制止她:嘘!这是医院,要保持安静。

一个外国人在异国就医尚且能懂得尊重医生,而作为一个国人,对待自己的医生却是这种蛮横之态,两者之间有着多大的距离,一眼就能分辨……

当你还在抱怨怎么没有好医生给你看病时,当你还在抱怨你的小孩发烧排队还依然看不上病的时候,请扪心自问,什么时候你打心里曾尊重过坐在你对面拯救你健康的那个人呢?如果没有,请问你又有什么权利要求他们能心甘情愿地为你付出呢?

■ 爱吃泡面的猪

字体大小       [ ]       打印本页       [ 关闭窗口 ]